栏目导航
55456.com
教书育人的严与宽——陈述元教养讲述西南联大
时间:2019-01-18

1938年,西南联大周培源、梁思成、陈岱孙、林徽因、金岳霖、吴有训(自左至右)的合影

陈教学对西南联大始终满怀深深的迷恋。1938年5月—1940年7月,陈述元在西南联大学习了两年。他以前在华中大学学习成就精良,但来到西南联大,遇上金岳霖先生的逻辑课,有了大麻烦。金岳霖被称为中国近代逻辑学史上的泰斗,而陈述元自幼读私塾,熟悉的是古书,有很高的文章诗词天赋,对金先生讲解的形象逻辑思维形式,他难以适应。加之,此时的陈说元对西南联大的教养管理制度不尽了然,竟然上学期的逻辑课都不去听,成绩记为零分。按校规,即使他下学期考100分,两个学期的平均分也只有50分,这门课也不迭格。

原云南民族学院(现云南民族大学)陈述元教养(1914—1993年),在年逾七旬时,仍老骥伏枥,坚持上课。他每周单日,在中文系讲授《楚辞》,双日给英语系讲“莎士比亚”,很受学生欢迎。课余,陈述元传授往往会笑谈往事,尤其是在西南联大上学的事。

陈述元对西南联大的管理,留下深刻印象。他说,西南联大规定,夫妇不得同校任教,外语系传授冯至的夫人姚可昆也是留德专家,只能到同济高等职校任教;生物系张景铖的夫人崔之兰也只能到云大生物系任教。学校非常重视体育课,体育课与其余必修课、选修课一样,分歧格是不能毕业的。学校正学籍治理特别严,每门课的上、下两学期的考试成绩,必须达到均匀分60分才算合格。不迭格不是补考,而是要重修。

1935年,在华中大学英语系三年级读书的陈述元因参加抗日救亡活动,被校方以“外宿三夜未归,且拒不认错”为由,勒令退学。陈述元离开学校连续加入抗日救亡运动,在抗战全面暴发后,作为流亡学生,从长沙到昆明,凭“等同窗力”,经梅贻琦先生同意,进入西南联大就读,改学经济专业。